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黄鱼怎么做好吃 > 内容详情

激情出轨 让女人春梦有痕

时间:2021-10-16来源:汤菜菜谱 -[收藏本文]

  一般来说,这些事都该是永恒的秘密,就像做过一场梦一样。你会向别人详细讲述昨晚做过的一场春梦吗?很难以启口,关键是更难以描述吧。有些事,真实的事,发生时就像是在做一场梦。女人不会像男人,春梦一场后会遗落一些证据;这些事发生后也就像经过大梦一场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也有的女人在春梦过后下腹会隐隐作痛,也就是说即使是女人,一场春梦也不是毫无痕迹——更不用说,这根本不是一场虚假的梦。

   身体的第二青春期萌动

  奇怪的是,我感受到那种同样的震撼,是在一次摇滚音乐派对上。我不常去那样的地方,也不爱听摇滚音乐,开始的时候只觉得很吵。可是别人似乎都不以为然,显得很兴奋自得,那种气氛是我所不熟悉的。渐渐地,派对发展到,人群开始按奈不住地舞动起来,身体和身体相互冲撞,没有,人们却似乎开始醉了,借着醉意发起疯来。我不由得受到这种气氛的影响,身体似乎也不受控制了,情不自禁地随着那简单、坚硬的节奏舞动起来。血热起来,我形容不出来,反正头脑不再听从理智的指导,充满了幻象,身体充满了难言的能量一样。午夜过后,散场出来,外面沉静的夜让我觉得恍如隔世,耳朵还翁翁地响着,而冷却下来的血液让人再想象不出刚才发生了什么,就仿如做过一场很累很刺激的梦一样。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是不知觉地回顾那种滋味,所以发生了以后的这件事。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跟或者性伴侣这样的事挂上钩,但事情就是发生了。在那一个举办得很成功的聚会后,大家都沉醉在一种突破禁忌、打碎面具的情绪中,我跟一个基本上算陌生的男人回了家。不知道是酒精、情绪还是什么控制了,他把我带上了从未体味过的性的刺激中。那种感觉只从浪漫的虚构的小说中才读到过,没想到它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第二天清醒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激狂的春梦,或者像那晚一样派对上舞蹈了一夜。

  我没有男朋友,按说发生这种事对我这种情况的单身女人来说不该有道德上的负罪感,可我却难以承受这种感觉对我的冲击,好象我河南军海癫痫医院靠谱吗不是我自己,这让我像发现自己身上有个魔鬼一样,又恐惧又深受诱惑。我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试着继续和那个男人继续交往。奇怪的是,那晚的魔力消失了,正常的交往中,我发觉我根本不喜欢他,跟他在一起很乏味、没有共同语言。我想也许是身体上特别相互吸引吧,又依着他的要求和他发生过几次机会,但再没有重现过那晚的。我诚实地告诉他我对他没有感情,他倒轻松地说,那就做性伴侣好吧。可越继续发展下去,我越觉得自己并不适合找个性伴侣,它像个空洞,完全不能满足我对感情的需要。我断绝了和那个男人的联系,又回到我正常的生活上来。现在想来,这段经历遥远得好象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时常梦回我重又忆起那晚的,血液中的鼓动让人再难入眠。

  心理解析:
  女人在经历第一次青春萌动期时,有时只是在意识上产生了爱情的萌动,而对性并没有太多启蒙,对她们来说,性只不过是爱情的一种附加行为而已。当女性更为成熟之后,甚至在习惯于之后,可能才会产生另一种萌动,这与青春期萌动异常相似的,才是女人对性对身体的真正萌动。女人的身体在这次的萌动中才会受到真正的性的启蒙,像是盛开的花朵一样开始增加对性的渴望、需求和感受力。

  谎言让我发现第二个自我

  我以前就知道我有两种性格,甚至多重性格,人前人后各有一面,不是虚伪,而是不由自主的一种反应。我总把这归结为人的环境对我性格的影响。我算开朗,但并不大方,在紧张有压迫感的环境下就保守腼腆,在快活让我放松的人群中我就能玩得很疯。

  我爱上我丈夫的是我温柔腼腆的一面,他很有男人气概,有点霸道,但很保护我,总把我当作乖乖女,我沉浸在他的保护下很温暖,也总是向他表现我柔顺的一面。有点像在我的父母面前,或者旧日的朋友面前。

  人的性格即使年纪大了也会改变。从我结婚又换了工作以后,我开朗活泼的性格越发鲜明起来,也许是新的工作环境里同事遇上一些很玩得来的年轻人,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交际圈子,经常一个人出去跟他们玩,不愿带上老公,一个是他不大喜欢我们活动的内安徽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哪家的医院好容,另一个总借口他会觉得拘束,其实是我怕自己拘束。

  然后我就在这个状况下遇到他。他有点疯狂的性格让他充满魅力和感召力,算是他诱惑了,但我没有什么反抗,反而更像是主动迎合他,参与和他的一场疯狂的游戏。

  在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奔波在两个男人之间。一方面我用谎言欺骗住老公,找各种借口在外边奔忙,实际是忙于去与他约会;另一方面我在他面前,像个疯狂的坠入爱河的女人,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如此的热情如火。他称我为他的“芳芳”,而我还能一个小时之后回到家中炉台,温柔地扮演我的贤良淑妻。那时我不是多重性格,而是人格分裂。最可怕的是我在分裂中优游自如地变身,毫无道德内心麻木,有时偷偷回想自己的行为,还能惊叹地笑出来。

  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简直不是我,被附身一样。过了不久冲动和慢慢在我身体里落潮,我开始疲惫于过这样的双面生活,一场不期而至的让我彻底结束了这场非道德的关系。我理所当然地和老公一起商量做了,然后又回归正常的生活,一切平静无波,掩盖得那么完美,就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大梦一场。

  心理解析:

  女人通由对自己说谎本能的认识,而发展了对自身性观念的认识,这是一条不太常规但非常具有女性特质的心理经历。

  女性的性意识由于女性本身的心理特质而具有很多别具风格的特征。还有一点比较鲜明普遍的,就是角色扮演的游戏性。女幻想,在性角色中她有各种渴望希望扮演不同角色。女人都有潜在热情如火的可能,同时其脆弱性又具有随时转变为的可能性。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特征,有时往往女人的欲求不满就表现在对角色扮演不能实现的不满上。而谎言是女人的角色扮演游戏的必备道具。

  只经历过一个男人的是“处女”

  我的出轨是由一个手势引发的,这是不是很奇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禁忌之线真的就是这样薄弱。

  我的一个异性朋友跟我很谈得来,我们之间有一种相知的默契,这样一种友谊本来是一种很亲患上癫痫病一般使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呢?密又温暖的感情,谁也没想到我们之间会突破性的禁忌。只是因为那个手势——那是一次很普通的谈话,我取笑他,作为男人面对女人的无理自然很风度地沉默以对,作为一点点反抗,他只面对我悄悄伸出中指,并附送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平日里从不把这个手势当作什么忌讳乱用,在那一刻却忽然焕发出它原始的的意味。在那天夜晚,我不自禁地回想起他那一刻的手势和眼神,想象起和他发生那样关系的可能。

  开始了想象,就奠定了可能。

  在万圣节那天朋友们的常规聚会上,我男朋友因事没有陪我一同来,他送我回家,一种淡淡的暧昧飘荡在我们之间,到了我的家门我们都有些不想结束的留恋,引到屋中继续叙谈。我从没勾引过一个男人,在我简单的爱情经历中一向是被动于我惟一的男友,也习惯于此。而这夜那个手势的意味控制了我,我冲动地想做些什么。他尽量矜持,却更勾起了我的挑战欲。而男人到底是不能矜持到底的。

  他是抚摩过我的第二个男人。我仿佛又重回到处女之身。当他开始变被动为主动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生涩至如此。就像从没被男人抚摩过一样,原来男人和男人之间差异竟如此巨大。

  这夜过后,我多少有些后悔,我们之间到底不是情侣,躲避了一段时间不见,再次相见时也许彼此都有想忽略那夜的默契,相处又恢复到以前的模式,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知道男人是否很容易做到如此,而我内心却改变巨大。我开始用全异的眼光观看平日里正常的异往,才明白自己以前与男人打打闹闹,全如一个顽童、或不知人事的孩子,现在似乎才懂得什么是异性的诱惑,为什么喜欢结交异性朋友,而且相处愉快,原来平静之下是存在如此这般的可能。

  心理解析:

  有人有这样一种理论,认为只经历过一个男人的女人就像处女一样。她们对男人的理解如果仅限于一个男人,则她们是无法通由一个男人了解到整个异性群体的特征,这样的女和处女心态没有本质上的超越,对性的态度保守而难于接受突变观念。有的女人在经历不同男人之后,不仅发现自己对性的观念发生根本转变癫痫病总是在睡觉的时候发作,而且发现自己的身体会对男人产生完全不同的反应,就像是拥有不同的身体一样。女人性成熟是分阶段递进的,这也是女人必然经历的一种过程。

  因子作怪 春梦留痕

  有人管它叫因子,有人说那是人的狂欢情结。宗教、艺术、爱情中,有种种的方式被人们追求着以达到这种迷狂忘我的状态。而女人,其情绪化的心理机制,更容易让人常态的自制机制崩溃,陷身于出轨的网罗中。

  许多人是主动追求这样的超脱常我的时刻,但对于普通生活中的女人,在毫无准备下一时误入这一境地,却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心理阴影。有的是对自己产生怀疑,当时没有引发的道德谴责,在事后才如梦方醒地爆发出来,并且加倍。有的是性的意识由于事件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却不能从理智上接受,其矛盾心理影响后续的感情关系。更有的是一次出轨,却成为不归路,不能再正视和回归以前的正常生活,失去内心的依托和感情的平衡能力。

  ,迷狂总是和性联结在一起的。性和人性的“性”取同一个字,这绝不仅仅是文字上的一种巧合。我们需要面对的是,往往性不是一种道德可以简单约束的事物。就像人性一样具有先天的阴暗特质。在现在这个时代,的新闻常常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很难不让人正视人性的阴暗底线到底在哪里。

  作为女人,虽然我们对自身这个性别以及观看世界的方式有各种预设的想象和理想,但作为现代女性,面对性的问题,应该有一个更为豁达和达观的态度对待。如果你能够理解自身的潜在的自我,那么你就可以和自己的人性更良性地相处。而如果女人的观念一时还达不到如此,那么适度采取遗忘的态度,并不是一个绝对消极的举措。

  女人和谎言脱不开关系,这也许是这个社会对女人的一种谬论,但是谎言在解决现实问题中如果能起到积极的作用,就不必以强大的道德压迫去遏制它。女人内心失去的平衡需要平静温和的环境慢慢恢复,因此虽然春梦有痕,但只要正视,也不一定就是不可磨灭的伤痕。到底来说,如果春梦能了无痕就了无痕吧。